琥珀茧

小排球真的真的敲好看的呀!!!手动比心

恋童记

( 8 ) 牵手与运动神经

“伏见先生!”
伏见刚走出Scepter4的大门,秋山和道明寺就从后面追上来。
“伏见先生,您现在是要去吠舞罗接八田酱吧,能带我们一起去吗?”道明寺元气满满地嚷起来。
“啊?!”伏见不可思议地回过头,“为什么?话说,‘八田酱’又是怎么回事啊你这家伙?”
一直战战兢兢躲在道明寺身后的秋山探出头来,磕磕巴巴地说道:“伏……伏见先生忘了吗,您上次加班,所以派了道明寺去接八田……八田先生回家……所以……”
“所以啊,”道明寺抢过话兴冲冲地接着说,“我跟八田酱约好了下次见面要教我滑滑板哦,而且八田酱还请我吃冰淇淋呢,真的是小天使啊,八田酱……”
“啧!”伏见虽然没说话眼神却越来越锋利。
狠狠地丢下两个字,“拒绝!”
之后越走越快转眼就把他二人甩开老远。
“欸?伏见先生?”道明寺回过神来就要追过去,秋山及时制止了他忍无可忍地埋怨起来:“适可而止吧道明寺,你可饶了我吧。”
道明寺:“欸?”
秋山:“你没看见伏见先生的脸色吗,阴沉得能杀人呀!该说你是天然吗?论胆量整个Scepter4唯你独尊呀……”
道明寺:“……”

伏见心塞满满地推开吠舞罗的店门,看到眼前的景象瞬间又浮出一脸黑线。
Misaki这家伙,正天真无邪地笑着跟吠舞罗的杂鱼们扳手腕……
“啧!”伏见无可奈何地扶额,有气无力地开口:“Misaki,回去了。”

Misaki跟在伏见后面走了很远,伏见一直没有说话。
Misaki不时抬头看看他的脸,心里有些不安。
片刻之后还是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Saru?”
伏见回过神来应了一声:“嗯?”
“手……”Misaki踟蹰着,“……手……不牵吗?”
伏见愣住了,脑海里突然响起道明寺说的那句话“真的是小天使啊”,嘴角再也藏不住笑,伸出手去摸摸他的头顶。
“当然要啊。”

又走了一段时间之后……
“Saru……今天见到我不高兴吗?”Misaki突然开口问道。
“欸?”伏见有些奇怪,“怎么了,Misaki?”
“因为……你今天来的时候一脸不高兴嘛,都不跟我讲话。”Misaki语气有些许委屈。

伏见心里骤然生起自责和懊恼两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原来自己的情绪被他发觉了。
还暗地里独自苦恼了吧。
“对不起Misaki”,伏见低下头,“我没有对你不高兴哦,可能,只是因为工作太累了吧。”

“欸?是这样啊。”
Misaki停下脚步,站在原地很认真地盯着地面看呀看,然后突然灵光乍现拿右手的拳头砸在左手掌心,抬起头来灿烂一笑,“我知道了。那这样好了。”
伏见:“哈?!”
Misaki一个箭步冲到伏见面前,又一个转身将伏见抓到自己背上背起来。
伏见:“哈?!”
Misaki高声宣布道:“我就来背Saru回家好了。”

“喂!Misaki!”伏见脸一红,不自在地要从Misaki背上蹭下来,Misaki立刻颠了下肩膀调整位置,故作严肃地吼起来:“不可以乱动哦!”
伏见:“喂……Misaki……”
Misaki:“不可以!”

还好是晚上啊。
伏见绝望地想到。

第二天回家的路上。
“Saru今天工作累吗?”Misaki歪着头看伏见,眨了眨眼睛。
“不,不……”伏见立刻把头摇起来,“不累。”
“是嘛。”Misaki若有所思。“那今天Saru来背我好吗?”
“什么?!”伏见来不及反应,Misaki已经一跃跳到自己背上,举起右手高声欢呼道:“前进!Saru!”
“啧!”
伏见只能慌忙托住他的腿。

五分钟之后……
Misaki猴子一样从伏见背上蹭下来,轻描淡写地说着:“果然还是牵手吧。”
伏见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气喘吁吁地将手撑在膝盖上。
半晌之后才应道:“……呼……好……好吧。”

遥的眼睛里有整个世界,而这个世界里,只有真琴而已呀。

恋童记

(7)伏见,拔刀。

Misaki从一堆积木里抬起头,看到茶几上摆着的伏见的佩刀。
这把刀猿比古好像一直不离身的带着呢。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发出感叹,好漂亮啊!
呐,猿比古!这把刀可以给我玩吗?Misaki朝着厨房的方向喊了一声。
啊?伏见探出头来,可以哦。
不出鞘应该没问题的。伏见心里想着。
Misaki从地上跳起来,一把将刀抓过来学着伏见的姿势有模有样念起来,伏西米,拔刀!
欸?不对。那,伏见猿比古,拔刀!
欸?欸?欸?那,Misaki,拔刀!
嘁!八田美咲,拔刀!
呐,猿比古!
Misaki回头看向躲在一边快要笑岔气的伏见,气急败坏地瞪起眼睛。
没用的,Misaki。伏见将刀拿在自己手里,它可是只听我的话哦。
伏见将手放在刀柄上。
那个啰嗦的红豆女可是会骂我的,我只做一次,你看好了。
伏西米,拔刀!
……
……
空气突然变得安静伏见有些局促起来。许久才将余光瞟向Misaki。
他的眼睛闪闪亮亮表情却呆呆的,然后猝不及防地鼓起掌来。
虽然看过很多次但是Saru果然很帅气,超帅气!
伏见还来不及暗戳戳地开心,Misaki的下句话让他眼前一黑。
再来一次!
什么?!伏见扶额。
再来一次!Saru,不行吗?
Misaki的眼睛还是一闪一闪。
啧……伏西米,拔刀!
再来一次!
伏西米,拔刀!
Saru超帅气!再来一次!
伏见:=A=。
……
……
睡觉前。
喂!伏见!解释一下这么多次紧急拔刀的理由吧。电话里传来淡岛副长不容懈怠的声音。
呐,副长。伏见看了一眼旁边睡熟的Misaki,压低了声音。大概是我的佩刀调控系统出毛病了吧。
哈?你在开玩笑吗?明天早上带着你的佩刀和检查书来见我。淡岛的声音听起来相当不可置信。
啧……我知道了。
伏见不耐烦地应了一句。
挂断电话伏见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看了一会儿,用手戳了戳自己的太阳穴。
真的出毛病的,应该是这里吧……
伏见自嘲道。

恋童记

(6)洗澡

Misaki,洗好了吗?要睡觉喽?
伏见焦急地站在浴室门口。这家伙,已经进去一个小时了,没关系吧。
五分钟后。
Misaki,你再不出来我就要进去喽。
仍然没有回应。
伏见一把推开门,却看到Misaki正戴着耳机晃着脑袋坐在浴缸里捉水面上的塑料小黄鸭。
啊!Saru!
看到伏见突然推门显然吓了一跳。
伏见静下心来帮他拿掉耳机,柔声说,泡澡时间太长水都冷了会感冒的,Misaki该睡觉了。
嗯。Misaki乖巧地点点头,准备从浴缸里站起来。
伏见看到他右臂上方的伤疤,心里一紧,手指不自觉地抚上去。
Misaki这里痛吗?
这里?Misaki歪着脑袋想了想,哦,猿比古用匕首刺我的时候?说完又自顾自地点点头,很痛啊,流了好多血呢。
伏见低下头黯然道,对不起。
欸?猿比古为什么要道歉?Misaki把脸逼近伏见很认真地问道,难道猿比古是故意的吗?
不,不是,绝对不是的。伏见猛地抬起头急切地否认。怎么会呢……
Misaki却突然狡黠一笑,把手放在伏见头上轻轻拍起来,那么就没关系,没关系。
伏见别扭地蹭开他的手,站起来把浴巾拿给他。Misaki哗地一声从水里站起来,伏见见状匆忙把脸扭到一边大叫起来。
不要突然站起来啦,笨蛋Misaki!
啊?猿比古才是笨蛋呢!
Misaki笨蛋!
猿比古……笨……蛋。声音里突然有了些委屈。
伏见:啧……对不起啦,Misaki。
哼哒!Misaki板起脸。那,睡觉前猿比古要给我讲超级英雄故事。
小鬼。伏见在心里暗暗念到。

伏见突然觉得,比起以前,Misaki怎么好像反而变聪明了。

恋童记

(5) 晚安

听到敲门声伏见很机警地清醒过来。伴随着开门声,Misaki怯生生的嗓音飘过来。
Saru?
伏见立即摸开床头灯。怎么了?Misaki?
Misaki站在门边,头低着,手里抱着枕头,两只脚在地上蹭啊蹭,支支吾吾地说,我……我可以跟你一起睡吗?
伏见叹口气,多半是做了噩梦吧。嘴上却淡淡说道,来吧。
Misaki啪塔啪塔光脚踩在地上几乎是用跳的一头钻进了伏见的被子。
然后窸窸窣窣好半天才找到舒服的位置毫不客气地将头拱在伏见的颈窝。
伏见无奈地笑了,伸手去关灯。
隔了一小会儿感觉自己被人抱着脑袋在额头上飞快落下一吻。
晚安,Saru。
伏见愣了愣,感觉又好气又好笑。
然后用下巴在Misaki毛茸茸的头顶蹭了蹭。
晚安,Misaki。

伏见竟然有一瞬间惭愧地想到,Misaki如果一直这样的话,好像也不错。

恋童记

(4) 最喜欢了

因为身体恢复的很好,脑部和身体器官也都无异常,一个月后Misaki被准予出院了。
但是在Misaki离开医院之后的归属问题上,吠舞罗和Scepter4各抒己见,互不相让。
就算八田变成了小八田,他也依然是吠舞罗的突击队长八咫鸦,理应归属吠舞罗这点并无任何不妥吧?草薙吐出一口烟慢悠悠地说道。
呐,草薙先生。伏见嗤笑一声。赤族印记消失之后Misaki就是一般人了,寻常市民被异能者袭击出现异常情况,被Scepter4观察保护才是毋庸置疑吧?
但是八田未必想跟你们待在一起吧。草薙反击道。
啧。伏见不置可否。
呐,大家。一直没出声的安娜突然开口。大家为什么不问问Misaki自己的想法呢?
说完径自走向Misaki仰脸问道,Misaki是想跟我们回吠舞罗还是跟猿比古一起走呢?
Misaki闻言很开心地从病床上跳下来,我要回吠舞罗。他说。
啧!伏见把脸扭到一边。
但是。Misaki又说。我想跟猿比古一起住。
所有人都惊呆了。
欸?为什么?镰本突然发问。八田哥不是讨厌伏见的吗?
伏见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Misaki用力把头摇起来。不是,不是的。Misaki以前对猿比古很生气,但是一直一直都最喜欢猿比古了。
这下所有人面面相觑,竟无言以对。
伏见原本苍白的脸色悄悄浮上一层不自然的红色。
哟,八田,很大胆嘛。草薙邪邪一笑。那么就决定了,八田白天属于吠舞罗,晚上就由伏见,不,由Scepter4来照顾好了。可以吗?伏见?
伏见不自然地哼了一声算作回答。

恋童记

(3)
Misaki醒来是在第六天傍晚,伏见正坐在病床前望着窗外出神。
猿比古?声音沙哑微弱。
伏见回过神来以为自己听错了。
Misaki动了动肩膀想要起身,结果似乎扯动了伤口痛得嘴巴一咧,突然大颗大颗的眼泪落下来,一边哭一边喊起来,猿比古,好痛,好痛啊!
不知为何伏见的眼泪也几乎落下来,一边用手帮他抹眼泪一边慌乱地安慰他,别哭啊Misaki,很痛吗?没关系我这就去叫医生,你忍一忍。
跑出病房之后伏见才隐约察觉有哪里不对。

最终医生诊断Misaki现在心理年龄大概只有5~7岁。
他记得每个人,记得发生过的每件事情,外表还是那个Misaki,心里却住着一个小孩子。能不能恢复也是个未知数。
这样也好。伏见看着Misaki摆弄淡岛给他带来的玩具。活着就好。

恋童记

(2)
伏见看着Misaki苍白的脸,依然找不到丝毫真实感。
这家伙可是冬天也要穿着短裤踩着滑板到处跑的,加入吠舞罗有了力量之后就更加肆无忌惮。虽然神经大条但是因为作战经验丰富所以应变能力非常出色。
但是现在他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睫毛低垂着,眉头紧蹙的样子让伏见想起离开吠舞罗之后每次遇到Misaki他叫自己名字的神情。
走开。伏见低声吼道。
守在病床前的镰本闻声闪到一边。
Misaki。伏见轻声叫他。好逊啊,你这个样子。
Misaki。
伏见又叫一声。
没有回应。
身上的伤口已经缝合包扎,一道在右肩,一道在腹部,一道在后背,检测无内伤。
对于赤色护体并且善战的Misaki来说这样的伤本应司空见惯,但是这次他却一直昏迷不醒。
锁骨下方的赤族印记也消失了。
这也就是草薙从一开始就察觉到的不妙的地方。

受破坏石板的影响,一般人突然拥有异能,原氏族成员力量逐渐消退都再正常不过。然而无论如何,大家都会在未来变成没有任何力量的普通人。
氏族印记消失也就意味着Misaki的力量已经殆尽。
那么是被袭击之前?还是之后?为什么会昏迷不醒?究竟是谁?
一念至此,伏见狠狠地敲击着键盘。
今天也依旧一无所获。
伏见回过头去,Misaki依旧睡着,脸色浮现病态的苍白,呼吸沉稳均匀。
对不起,你明明向我求救了。
对不起,Misaki。

恋童记

(1)
伏见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弗一坐下便打开终端,屏幕上瞬间蹦出来几条未接来电。
Misaki。
啧。伏见皱眉。
自石板被破坏以来伏见平均每天都能收到Misaki十到八通电话,内容千篇一律是质问那些被逮捕的异能者。
而伏见接电话的反应也由最开始的嘴上揶揄心里窃喜发展到现在愁云密布了无生趣。
Misaki这家伙声音听起来元气满满呢。啧。
Misaki跑去那么远的地方了啊。啧。
Misaki跟谁一起的呢?
Misaki这家伙为什么总爱做我不喜欢的事情啊?
Misaki……
Misaki……
久而久之完全不能好好工作了。即便如此伏见还是每次都毫不犹豫地按下通话键。
但今天是个例外。
从早上开始整座城市被触发了多米诺骨牌一样络绎不绝地发生异能者暴动事件。
Scepter4整个乱成一团,全员出动也依然满足不了所需。
在这种情况下吠舞罗应该也不轻松。然而伏见却被指示留在科内待机外加全局布控。直到傍晚事态才逐渐平息。
什么嘛。伏见歪坐在椅子上。啧。恶作剧般的一天。
这时,桌子上的终端再次响起来。
伏见调整好百无聊赖的姿态拿起来。
“什么啊Misaki,不是告诉你不要随便打电话给我吗?”
“伏见吗?”
不是Misaki。
伏见坐直了身体握紧终端。
“我是草薙。可以的话请你现在立刻赶往镇目町的佐佐木医院”,他顿了顿又说,“八田受伤了,情况有些不太妙。”
伏见微有些愣神,反应过来只听见草薙在终端那边一遍又一遍的叫自己名字。伏见深吸一口气,平静答到,“我知道了。”挂断通话。
没办法问出口他在哪里受的伤,伤在哪里这些至关重要的问题。
伏见脑子里一直一直回荡着一句话。
那个Misaki吗?受伤了?怎么可能?不太妙?说什么呢这家伙。
反反复复反反复复。
秃平的指甲掐进手心,发白的骨节微微颤动。